《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六十七章遲到的黎鋼


    第六十七章 遲到的黎鋼

    當黎鋼的小車衝入機場警察分局的大院時,他並沒有注意到,在院還停放著幾輛看車牌就知道的來自省警察廳和省『政府』的車輛。車子停在了分局的樓門前,黎鋼這一次等不及司機下車來給自己打開車門,直接推門而下,快步地走入了樓。

    剛走進樓門,他還沒來得及上樓去局長辦公室,就聽側麵有人低聲地叫他“黎局長,黎局長!”

    他側頭看過去,正看到一個熟人,機場分局的刑偵隊長郭冬,也是他同學的兒子,兩家走得相當地近,郭冬之所以能夠調到機場警察分局當刑偵隊長,這麵黎鋼可是出了不少力。站在另一側的走廊,郭冬不住地向他招手,黎鋼不解地湊了過去,急聲道:“冬子,什麼事,我這還有急事,小銘被你們局的人帶回來了,你知道他在哪嗎?”

    “黎局長,你過來,過來說話。”郭冬一把揪住了他,將他扯進了一旁的辦公室,又探頭出去看了看。他這一係列化的動作看得黎鋼他是『迷』『惑』不解,這可是機場警察分局,可是看郭冬的模樣,怎麼就好像身處險地一般這樣鬼鬼祟祟的。“我說冬子,有什麼事情直說吧,我是真沒時間和你多說什麼……”

    “黎叔,你怎麼來得這麼慢啊!”郭冬唉聲歎氣地道,“你來晚了!”

    “來晚了?”黎鋼還未坐下的身子晃了晃,直覺得眼前直冒金星,難道說,銘兒因為傷勢過重而有了什麼不測?還是說……

    郭冬這才察覺到了自己的話顯然有歧義,連忙伸手扶住了黎鋼,低聲道:“黎叔,你別誤會,你兒子黎銘沒事,打得並不重,最多是個輕傷,但是打他的人卻是大有來頭!”

    黎鋼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定了定神,不是兒子傷勢過重就好。“什麼來頭?”能夠讓郭冬說出這句話來的人,在奉元市可是人不多,要知道他老爸在市『政府』也是個部門的頭頭。

    “您剛才過來的時候,沒有看到院的車嗎?省警察廳的楊廳長和省『政府』辦公室主任馬主任都來了!”郭冬一臉心有餘悸地道。今天幸好得訊時,他正在機場附近處理一件案子的尾巴,沒有在局,否則現在留在上麵的人就要多出一個自己了。

    “楊均義楊廳長和馬永福馬主任?”黎鋼也大吃了一驚,這兩人一個是秦西省警察廳的一把手,一個是省『政府』目前最有前途的辦公室主任,他們兩個人怎麼會都跑到這來了?

    “可不是,就是他們兩個,帶著不少人,直接就闖了進來。當時,局正在審訊那些人,楊廳長一下子就怒了!”郭冬低聲地道。

    “金局長,這件事,你得給我一個交待!誰讓你們這樣做的?”楊均義憤怒地站在了奉元機場分局的局長金海洋的麵前,咆哮如雷道。他一進審訊室,就發現雙方間的當事人完全是不公正的對待,黎銘坐在審訊室外悠閑自在地喝著茶,局的醫生正在給他治傷,而方明遠他們六個人,則是被分到了六個審訊室,進行審訊。這一幕立時令他想起來曾經在離山區發生過的那一幕,又是警察,居然又是警察!自己的屬下怎麼就不能給自己的漲漲臉,反而老在方明遠的麵前落自己的臉!

    楊均義當時就如同爆發的火山一般,徹底地憤怒了,當即就將分局的金海洋局長,連帶兩個副局長,還有當時在場,以及去機場捉人的所有相關人員都調集到了一起,由他帶來的省廳警察“看押”了起來。將方明遠六人解救了出來。

    “是誰給你們的權力?讓你們可以在家人未到場的情況下訊問未成年人了?還給他帶上手銬!身為局長,你難道不懂得警具不得隨意使用嗎?”楊均義根本就不等金海洋回答,繼續咆哮道,“誰又給你們的權力,讓你們篡改訊問筆錄的內容了?是不是打算到最後,還要再上演一把屈打成招啊?”

    “廳長,是這樣,這件事我並不知道啊?苗成澤他們訊問他們幾人,我也不知道啊?”金海洋站在那,已經是滿頭是汗。他確實是覺得自己很冤枉,整件事他並不知情,剛知道廳長突然前來,還沒搞清楚廳長玩什麼把戲呢,就被提過來狠狠地批評了一通。此時的他,已經對苗成澤他們幾個恨之入骨了。這麼大的事情,居然也不匯報一聲,搞得自己這樣的被動。

    “楊廳長,處理你們內部的事務,可以等回頭送走了方少後再說,這位金局長,嘿嘿,不是剛到任的吧?”坐在一旁的馬永福冷笑道。堂堂一個分局局長,連底下人做出這麼大的事情,都掌控不住,居然還有臉和楊均義說自己的不知道,這要是自己的部下,早就把他踢出門去了。

    金海洋身子一哆嗦,馬永福的這一句話,實在是太狠了,分明是在說他禦下無方嗎!可是在這個時候,別說他的級別遠不如馬永福,就是相當,他也不敢在暴怒的楊均義麵前再多半句口。

    “老馬,你說得容易,送走方少,送走方少,我怎麼送走他?不給他個交待,我有什麼臉麵要他先摘下那個手銬!”楊均義看著金海洋,這恨得簡直是牙根直癢癢,恨不能直截了當地咬他兩塊肉下來。這群混帳東西們,扣人之前就不知道打聽打聽嗎?還真以為天老大,黨老二,你老三了!

    雖然說他趕來的相當及時,訊問剛剛開始,連基本的個人資料還沒有記錄完,但是苗成澤他們給方明遠戴上的手銬,方明遠卻說什麼也不摘下來。

    “楊伯伯,你們警察好大的威風啊,麵對普通老百姓,這手銬是想上就上,想摘就摘啊!”見麵時方明遠的話語仍然在楊均義的耳邊餘音尤在,令他為之羞愧不已。

    馬永福到得比楊均義稍晚一些,倒是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一層關係。馬永福沉思了片刻,看來這一次方明遠也是被激怒了,楊均義不給個說法,顯然是不罷休了。

    “你說什麼?”黎鋼吃驚地睜大了眼睛,黎銘他居然在空中飛行的飛機上借酒鬧事,還動手毆打機長,這樣才被人給打倒銬了起來。別的不說,就這毆打機長,顯然就是個大麻煩!

    “黎叔,小銘他這事做得太離譜了,你最好立即趕上去,向人家道個歉,陪個罪,再和楊廳長、馬主任說說好話。這事要是鬧起來了,搞不好小銘他會被判刑的。”郭冬憂心忡忡地道,方明遠既然能夠驚動楊均義和馬永福,顯然也不是一般人家的,苗成澤將人家從機場銬回局來,這件事可不是能夠輕易化解的。要是被捅到了媒體上,那樣的話,黎鋼就是再有本事,恐怕黎銘也難逃法律的製裁。甚至於可能會波及到黎鋼自己。

    黎鋼自然也明白這其間的關鍵,黎銘在飛行中的飛機上借酒鬧事,還算是小事,一般也就是罰款、拘留,最多十來天也就出來了,但是他在機上毆打機長,那『性』質就不同了。如果說沒有驚動楊均義和馬永福他們,隻要飛機安然降落了下來,那麼這也不算什麼,航空公司怎麼也得給自己一點麵子,幫著將此事壓製下去。但是如今楊均義和馬永福顯然皆已經知道,再想壓製下去,無疑是很不現實。

    “嗯嗯嗯,我這就上去!”短短的時間,黎鋼的心態就從興師問罪轉化成為了“負荊請罪”。

    而此時,方明遠他們六人,卻是坐在了分局的貴賓室,吃著水果,喝著茶水,等待著結果。隻是其他人的手銬都下了,唯有方明遠仍然戴著那副手銬吃喝起來都很不方便,隻能由林蓮來喂他。

    方明遠他們三人倒是神態自若,不過機組成員的那三人,就是另外一個模樣了,顯得有些驚慌驚恐。突然被警察銬上手銬,帶到警察局訊問,不是所有人都有那麼好的心態來承受的。

    “方少,楊廳長請您過去。”一名警察走了進來,客客氣氣地道。

    方明遠看了看機組的三人,笑道:“你們放心在這,不會有事的。”這才站起身來,帶著陳忠和林蓮走了出去。

    一進局長那足有四十平米的大辦公室,楊均義和馬永福就迎了上來,楊均義客氣地道:“方少,這一次讓你受驚了,我對屬下管理不嚴,是我的責任。”

    方明遠失笑道:“楊伯伯,雖然說您是秦西省警察係統的老大,但是我也並沒有奢望您能夠管理到係統的任何一個角落,是誰的錯誤就是誰的錯誤,該不是有您的心腹愛將雜在其中了吧?”

    楊均義這心先是鬆了一口氣,隻要方明遠不記恨自己就好。為了這種事而得罪一個前途無量的人,實在是太冤枉和鬱悶了。“方少說笑了,就他們,哼哼!”

    “老楊是看不上他們的。真要是有心腹愛將,也不會放到這來的。”馬永福一笑道,“整件事情基本上已經搞清楚了,不知道方少打算……”

    

Snap Time:2018-06-23 08:54:03  ExecTime: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