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五百零二章程碑


    解國海滿心歡喜地告辭而去,他要立即趕往奉元國際機場,坐最近的航班返回京城將這個好消息送回去,必須要搶在國內其他企業之前,將海平礦業公司的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拿到手中——遲則生變!就在他與方明遠洽談的這幾個小時,他就聽到了兩個電話是在談海平礦業公司的,其中一個好像是來自滬市。,而且方明遠開出來的條件可以說是十分優惠,除了京堂鐵路獲批一事比較棘手之外,其他的條件可以說都會是雙贏的結果,這對於原本做好了要被方明遠“宰”上一刀的解國海來說,可以說是意外之喜!這一份出色的成績隻要拿回去,就是他人生履曆上重重的一筆,也是他日後高升的資本。如果說這樣子還會被其他人截胡,那無論是解國海還是京城市政府,都不能夠怨到方明遠的頭上了。

    “你這份合作協議未免也太優惠他們了。除了京堂鐵路需要他們出出力之外,其他的條件,可以說基本上對他們也有利,這算什麼條件啊!”趙雅偎依在方明遠的懷,她如今已經有五個多月的身孕,在方家和趙家無微不致的護下。

    方明遠低下頭來在她的臉頰上輕吻了一下道:“那畢竟是京城,條件開得苛刻了,會有一些負麵影響的。”京城市政府在華夏國內的地位可以說是十分特殊的,也隻有滬市能夠勉強地和它爭上一爭。方明遠這樣做自然是有著他自己的想法,雖然說在實惠上,這一次方家轉讓海平礦業公司的股份,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所得,但是在其他方麵,卻肯定是會有補償的。

    不說那是中】央政府的所在地,主要的領導們全在那,京城的變化。都在那些位的眼皮底下,而京城的很多聲音,他們也可以直接聽到。方家表現地高風亮節一些,給那些位留個好印象,沒有壞處,也是對蘇浣東的一種無聲的支持。隨著國內的改革進入深水區,蘇浣東每向前推進一步,都要費更大的力氣。而且這樣一來,不管是京城鋼鐵集團公司還是京城市政府,都要大大的承方家的一個人情。不指望他們日後能夠破格的做出什麼支持來,但是至少方家在京城的企業,不會受什麼不公和潛規則,否則的話方明遠打上門去,誰的臉皮都不好看。更重要的是,這也是給解國海增添一份資曆,他已經做到了京城的常務副市長了,但是再向上一步,至少五年以內是不用考慮了。五年之後是什麼情況也不好說,但是有這一層功績,他可以運做平調到地方上去。京城的常務副市長,到了地方上。如果說不是十分重要的省份,當個省長沒有問題,這也是為日後方家的發展鋪路。

    方明遠還有另一層意思,就是扶持京城鋼鐵集團公司的崛起。海堡鋼鐵集團公司受新日鐵公司和三井物產公司的影響很大,而它又是國資鋼鐵企業的龍頭企業,遼省鋼鐵集團公司雖然占了個產能第一。但是要說起在領導們心中的地位,卻是遠不如海堡鋼鐵集團公司。這一次,遼省鋼鐵集團公司將華夏鋼鐵工業協會和海堡鋼鐵集團公司搞了個灰頭土臉,難保日後不被他們聯手穿小鞋,要是有京城鋼鐵集團公司在一旁幫助,遼省鋼鐵集團公司所麵臨的壓力就小了很多——京城鋼鐵集團公司雖然隻是京城的市屬企業,但是它在國內鋼鐵產業中的地位卻是相當特殊,又曾經是國內的第一大鋼鐵公司,和海堡鋼鐵集團公司也是老競爭對手了,肯定會分散去海堡鋼鐵集團公司相當大的注意力。

    不過這些東西方明遠是不會和趙雅說透了的,她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當好準媽媽,一切煩心的事情,都不會和她細說。

    趙雅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說得這麼含糊其辭,哄小孩子呢?不過她也明白方明遠的心思,也就不多問了。她是方明遠領了結婚證的妻子,她的孩子未來在方家中的地位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關注著呢。而且,她已經知道了,這是一個男孩!

    方明遠看了看表,趙雅注意到了他的這個動作,輕聲地道:“你要去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總部了吧?”和方明遠在一起的時間總是過得那樣。

    “嗯,今天是第一架波音717客機下線,對於秦西航空製造集團有著很重大的意義,不能不去。”方明遠苦笑道,“也是史克爾·基德·吉爾克斯特正式辭職退休的日子。”

    “吉爾克斯特先生要退休了?”趙雅詫異地叫道,史克爾·基德·吉爾克斯特是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總裁,是方明遠親自請來的,他在麥道公司工作了足有二十五年之久,曾經擔任過公司的多個重要職位。吉爾克斯特擔任這一職位之後,又從美國邀請了多位前麥道公司,後來拒絕去波音公司工作的工程師和管理人員,搭起了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前期核心骨幹。md90飛機順利投產,以及後來波音717客機,也就是前md95的順利投產,都凝聚了他們的心血。如今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已經基本上吃透了麥道公司的遺產,這些人也帶出來了屬於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公司自己的核心人員,自然陸續地就要退出秦西航空製造集團。

    畢竟秦西航空製造集團並不滿足於現狀,已經啟動了多項新技術的研發,身為美國人的他們留在華夏也是比較尷尬,也不想回到美國被相關部門不斷地盤問,所以功成身退就成為了他們這些人中一部分人的選擇,好在這一部分人他們的年紀大多數已經到了退休年紀,這些年來在華夏,方明遠給予他們的薪酬可是比他們當初在麥道公司任職還要高。而且他們也不是完全的退休,仍然會擔當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顧問,而留下來的那些人也隻會負責md90客機和波音717客機的生產和相關技術的再研發。

    “是啊,轉眼他也在奉元工作不少年了。不過他還走不了,我打算聘請他擔任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推銷顧問,負責向海外的航空公司推銷我們的產品。”方明遠笑道。吉爾克斯特在業內這麼多年。集聚了巨大的人脈,又有擔任通用電氣金融航空服務公司負責人的哥哥,方明遠當然不會任由他完全退休的。

    一輛別克轎車停在了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總部大樓前的停車場上,吉爾克斯特從車上走了下來,看著總部大樓前掛得橫幅,心也是倍有感慨。他有一種感覺,秦西航空製造集團仿佛就是麥道公司民航部門在華夏的重生一般,如今麥道公司最後生產的兩種飛機型號均由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繼承,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

    吉爾克斯特並不想離開。當年他就是因為眷戀麥道公司,所以才拒絕了波音公司的邀請回家賦閑,要不是方明遠誠意滿滿地邀請他來,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又是生產的md90客機,他原本是打算買個莊園就終老鄉下了。如今在奉元工作了這麼多年,眼看著秦西航空製造集團一步步從無到有,從生產一架虧損一架到如今每一架客機已經能夠有近百分之七的利潤,這是一個巨大的飛躍。

    最開始的時候,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產品不但在國際上賣不出去。就連在國內,都隻能夠靠秦西航空公司自己來消化,而到了如今,md90客機不僅僅在國內的航線上取得不錯的業績。還出口到俄羅斯、中亞、東南亞和非洲、南美洲等多個國家,得到了通用電氣金融航空服務公司和國際租賃金融公司等多家飛機租賃公司的認可。雖然說總數量還不算多,還不能夠和巴西航空工業公司、加拿大龐巴迪宇航公司相媲美,但是它正在逐步地追趕!

    但是他又不得不走。他身為一名美國人,在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總裁這個敏感的位置上呆了這些年,已經是個奇跡。在此之前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主要任務是吃透md90客機的生產技術,後來又加上了波音717客機,這都是麥道公司的技術,也得到了授權,倒是沒有什麼。但是他明白,秦西航空製造集團肯定不會滿足於現狀的,未來肯定會在這兩個機型的基礎上進一步地開發新機型,研發屬於自己的新技術,而到了那個時候,自己的處境就會比較尷尬,而且他的精力也確實是不如前幾年那樣旺盛了,這個職位也應當交給華夏自己人了……

    “史克爾,你站在這想什麼呢?怎麼不進去?”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吉爾克斯特不用回頭都知道,是他的老搭檔季誌剛,前奉元航空工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書記,秦西航空製造集團成立之後,他過來擔任的副總裁,可以說是秦西航空製造集團這艘大船的鎮艙石,多少風風雨雨,自己那些員工所不理解的決定,都是由他來執行下去的,不過他已經退休了。

    “季,你也過來了。”吉爾克斯特苦笑道,“我在想,今天我再走出這個廠門,就不再是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員工了。我原本以為我可以平靜地接受這一點,但是當我下車站在這的時候,覺得我似乎沒有那麼堅強。”

    “,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這種心情。”季誌剛拍了拍他的背,兩人合作的一直不錯,關係也很好,所以說起話來也沒有什麼顧忌。

    “當時,你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心情?”吉爾克斯特扭頭問道,“你比我幸運,你雖然退休了,但是隨時都可以回來看看。而我要是離開了,再回來一趟就要遠渡重洋了。”

    “我說史克爾,你不想走的話就留下來唄,和我當個鄰居。”季誌剛笑笑道,“其實你不當總裁了,也不必一定要離開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公司還有很多職位都適合你的,你有時間有精力就指導指導,沒時間沒精力就算了。”

    “那怎麼可以,我的勞動要對得起我拿到的薪酬!”吉爾克斯特連連搖頭道,“我可不想到了這個年紀,日後被人指著鼻子說是薪水小偷!”季誌剛心暗自慨歎,方明遠還真的琢磨透了吉爾克斯特的心理,雖然說之吉爾克斯特要退休的態度很堅決。但是臨到了真的退休的時候,他還是舍不得,秦西航空製造集團能夠有今天,吉爾克斯特是功不可沒的。

    “史克爾,方少曾經說一個職位很適合你,他歡迎你隨時赴任。”季誌剛笑道,“而且你也不用擔心有人會說你是薪水小偷。”

    “什麼職位?產品推銷員吧?”吉爾克斯特反問道。季誌剛不禁啞然失笑,從這一句話,就可以判斷出吉爾克斯特是真的認真考慮過留下來的。

    “不錯,我想公司沒有人比你更了解這些大家夥的優劣了。也沒有人有你那樣豐富的人脈,你就當個推銷員好了,推銷出去你就有提成,沒推銷出去,你也沒有工資。怎麼樣?”季誌剛道。

    此時在波音717生產線的廠房外,盛大的歡迎儀式已經在準備,方明遠和國清山兩人走在外麵的跑道上。

    “早些年,真是無法想像,我們也能夠自己生產兩種型號的知名客機了。”國清山感慨萬千地道。當初之所以決定將md90恢複生產這一塊交給方明遠。不過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能夠成功自然是再好不過了,如果說不能夠成功,對於國家來說也不會更糟糕。風險可以說全部都在方家這。但是誰又能夠想到,這才多少年,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居然已經是國內民用客機生產的第一大生產商,不但md90客機被他們吃透了。連波音717的生產線都搬到了奉元。

    “僥幸而已。”方明遠笑笑道,“最困難的時候,大家也是咬緊牙關硬撐過來的。”

    “是你咬緊牙關硬撐過來的吧?”國清山拍了拍方明遠的肩膀道。“你是國產民用航空製造業的功臣,沒有你的堅持,就沒有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的騰飛過程中,方方麵麵的困難有很多,有工程師、技術工人的數量不足,國家政策支持不夠等等,但是最核心的問題還是資金和銷路!隻要有足夠的資金和銷路,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就不會垮下去。而這兩塊,可以說都完全是靠著方明遠支撐過來,沒有方家在秦西航空公司和秦西機場集團公司上的巨資投入,沒有方明遠想辦法打開外銷渠道,秦西航空製造集團是絕對不可能有今天的。在秦西航空製造集團最困難的時候,光是算算方明遠在秦西航空製造集團身上的投入,國清山就不禁心驚膽顫,覺得自己無顏麵對柴嫣。

    方明遠笑了笑,過份的謙虛就是驕傲了,是自己的成績他也不會可著勁地向外推。方家旗下的這些企業中,他在秦西航空製造集團身上投注的精力可以說絕對是排名前三的。還好,秦西航空製造集團也沒有辜負自己,已經實現自身盈利的它,已經成為了華夏民航客機製造產業的一顆明珠。

    “我聽說,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如今md90客機的訂單已經排到了二零零九年了?”國清山問道,“你們有沒有再建設一條生產線的打算?相信這一回貸款肯定不是問題了。”當年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剛成立的時候,國內的各大銀行都不願意向它提供貸款,想了不少借口。最後還是靠方明遠自己,從海灣第二銀行得到了第一筆貸款,後來才有交通銀行和濟民銀行的加入。不過到了現在,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已經成為了國內各大銀行青睞的優質客戶了。

    “嘿嘿!”方明遠冷笑了兩聲,現實就是這樣,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國內的銀行業更是如此。那些資金壓力不大的企業,銀行要想盡辦法來勸說他們貸款,而那些資金壓力緊張需要貸款的企業,卻又往往貸不到款。

    “生產線暫時不打算再建,所以貸款也不需要,而且即便要貸,我想有海灣第二銀行、交通銀行和濟民銀行也就足夠了。”方明遠搖頭道。次貸危機眼看著就要爆發,屆時全球航空產業肯定會受到重創,不要說再下新訂單了,原有的訂單不取消就不錯了。而且,這也是九龍航空公司和秦西航空公司擴張的機會,自然要留著錢。

    “為什麼?”國清山有些詫異問道,在他看來,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目前形勢大好,再建設一條生產線,無疑可以加飛機的交貨速度。

    “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剛剛吃下了波音717客機,可以說是邁了一個大台階,現在需要的是穩一穩,鞏固成果。廠房好建,生產設備也能夠買到,但是熟練的工人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培訓出來的。”方明遠道,“現在奉元航空工業集團公司任務也很重,秦西航空製造集團不可能再從那吸收熟練工人了。”

    國清山沉吟了片刻,緩緩地點了點頭道:“你說得對,這一點我欠考慮了。”隨著國家經濟水平的提高,國內的幾大飛機製造公司,如今都承擔著不輕的研發和生產任務,秦西航空製造集團確實是不適合再從這些公司吸納人才了。而客機製造又決定了生產中不能夠出現紕漏,尤其是像秦西航空製造集團這樣的新興企業,一旦因為生產過程中的失誤發生航空事故,就會令它大損元氣,方明遠求穩的做法才是比較妥當的。

    “國伯伯,我現在有一個問題想問問您,國產的飛機發動機,到底投入了多少資金,為什麼遙遙無期?”方明遠道,“md90也罷,波音717也罷,要想國產化,發動機是始終都避不過去的一個坎啊!現在雖然沒有什麼事情,但是一旦我國和歐美國家發生什麼矛盾,歐美政府要是卡我們的脖子,秦西航空製造集團就是再有本事,也拿不出發動機來啊。”

    國清山也不禁長歎了一口氣,華夏的航空工業,雖然說也是體係完備,甚至能夠自行生產戰鬥機,但是在航空發動機這一塊,不管是民用還是軍用,如今都已經大大地落後於世界先進水平。雖然說國家一直以來都在組織隊伍對軍用航空發動機進行攻關——民用航空發動機這一塊目前根本就顧不上,但是成果卻是拿不出手,各項指標均落後於歐美國家的產品。

    “你也不是不知道,國家如今重點在研發軍用航空發動機,以保證我們的國防安全,哪還有資金和精力投入到民用航空發動機上。不過,一旦在軍用航空發動機上取得重要突破,那些技術也是可以用到民用航空發動機上的。目前,我隻能夠說,你要有耐心地去等。”國清山道,“哎,對了,我還沒有恭喜你呢,波音717客機首架成功下線,這對於秦西航空製造集團來說,可是堪稱程碑式的勝利啊!問一句,現在銷路怎麼樣?”

    “目前還沒有來自國際上的訂單,,您也知道,正是因為它訂單少,波音公司才會舍得轉讓給我們。不過秦西航空公司已經訂了八架,奉元飛機租賃有限責任公司也訂了六架,至少今年的生產任務是排滿了。”方明遠雙手一攤道,“國內的這些大航空公司,完全看不上它,對我們的推銷人員,連敷衍都懶得去做,拒絕地那叫一個痛和徹底。”

    國清山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區區十二架訂單,確實是有些少了,可是對於國內的這些航空公司,他也不能夠強行指令他們購買波音717啊。

    ps:ps:六千字大章!u

Snap Time:2018-06-22 22:57:44  ExecTime:0.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