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四百八十二章已成大勢


    十二月十一日一早,平川飄飄灑灑地下起了雪花,而到了中午的時候,原本的小雪花已經變成了鵝毛大雪,沒有過多久,地麵上就出現了一層積雪。

    方明遠推開了窗戶,立時一股清涼的空氣就湧了進來,令人精神為之一振。方明遠深呼吸了幾次,舒展了一下坐了一上午的身體。

    “明遠,工作告一段落了?”推門而入的趙雅帶著幾分欣喜地道,“走了,大家都等你吃飯呢。”

    “嗯。”方明遠一邊應著,一邊又將窗戶關上道,“怎麼是你來了?”趙雅十月份的時候確定懷孕,雖然說現在還沒有顯懷,但是一般這種事情都不會讓她做的。

    “總是在房間呆著,太憋悶了,走廊又沒有什麼雪,我隻要穿暖和一些就好了。”趙雅微笑道,自從確定她懷孕之後,她就不再管理那家化工廠,而是全盤地交給了三星派來的經理管理。平素就在趙家和方家輪流居住,如今她可是兩家最受寵愛的一個。

    “那也要小心一些,天氣寒冷,有些地方可能會結冰的。”方明遠挽著她的胳膊,輕聲地叮囑道。雖然說院的傭人都很用心,但是方明遠仍然是很小心謹慎——這是他目前唯一的一個能夠曝光出去的孩子。他與趙雅結婚也有不短的時間了,卻一直都沒有孩子,這難免就有人在背後胡說八道,好在趙雅的懷孕,倒是結結實實地給了那些人一個巴掌。

    “嗯,我一路上都很注意的。”趙雅拍了拍方明遠的手笑道,“我又不是一碰就碎的瓷娃娃,沒有事的。”雖然說大家都是好意,但是這樣無微不致的照顧,也確實是令她感到壓力有些大。

    兩人並肩說說笑笑地來到了餐廳,李馨彤、鄭嘉儀、郭晴兒……方明遠眨眨眼,安潔莉娜居然也在座!兩人之間的新關係雖然已經算是確立。但是安潔莉娜還沒有達到和其他人水乳交融的地步,所以一般不會參加他們的集體活動。

    “來了,安潔莉娜!”方明遠坐了下來,與安潔莉娜打招呼道。

    “剛剛到。你不會介意我在這蹭飯吧?”安潔莉娜笑吟吟地看著他道,在奉元呆了這麼久,她的漢語水平已經相當好了,不仔細聽,真的聽不出來外國口音。但是隨之而來的也有一個問題,就是她的普通話帶著幾分奉元口音。

    “當然不會了,歡迎你常來。”坐在方明遠身旁的趙雅接口道,“外麵的飯菜,吃多了也就是那樣,還是家的飯菜更香。”神色略有些古怪的李馨彤三人暗地交換了一個眼色。

    飯桌上,趙雅幾人的話題向來是天南海北,尤其是隻有方明遠一個男性,如果說他不掌控話題的走向,她們的話題常常就跑到化妝品和時尚上去了。不過。今天卻是由安潔莉娜主導了話題。

    “方,貴國的鋼鐵工業協會……那邊,爺爺讓我問你,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嗎?”安潔莉娜問道。截止到昨天,又有五家民營鋼鐵企業,6續宣布退出對遼省鋼鐵集團公司提案的支持。依照華夏鋼鐵工業協會的規則,如果說再有三家支持者退出,遼省鋼鐵集團公司做為民營鋼鐵企業的代表參加鐵礦石價格談判的提案,就自動失去了提交協會會員表決的資格。

    如果說,遼省鋼鐵集團公司的這一提案就這樣“無疾而終”。對於遼省鋼鐵集團公司在業內的影響力,無疑是一次重大的打擊。甚至於可能會影響到方家在國內經濟上的影響力。

    既然日後要身為方家的一員,安潔莉娜一直都在關注著這件事,但是身為韋爾夫家族的一員。在沒有獲得方明遠同意前,她也不好介入此事。

    “,謝謝你們的關心。”方明遠給安潔莉娜夾了一塊排骨,笑道,“暫時還不需要,局麵我們還控製地住。”

    “你可不要逞強啊。”趙雅忍不住插口道。雖然說她現在安心在家養胎。但是這麼大的事情,她當然也是一直在關注著的。雖然說,對遼省鋼鐵集團公司被明了暗了的打壓,是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眼看著局麵一天天地惡化,她這心也是有些忐忑不安。

    “小雅,還有你們,都放寬心好了,事情還沒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方明遠拍了拍趙雅放在桌上的纖手笑道,“你們要相信我!”

    “我相信哥哥一定能夠成功的!”郭晴兒笑嘻嘻地舉手道,“就是不知道諸位嫂子都是怎麼想的?”李馨彤、鄭嘉儀和安潔莉娜都不禁臉頰為之一熱,安潔莉娜心中同時又是一喜,雖然說她與方明遠之間的關係已經得到了趙雅的默認,但是能不能融入這個家庭,卻還要看她與其他人之間的關係。郭晴兒是方明遠最痛愛的妹妹,郭氏家族與方家又是最為親密的盟友,要是能夠得到郭晴兒的認可,她心的壓力無疑大減。

    “其實我們手中還有著不少的底牌的,比如說,香月手還掌握著俄羅斯新利佩托克鋼鐵公司差不多四分之一的股份,要是我們將這些股份都歸屬到遼省鋼鐵集團公司的手中……”方明遠笑笑道。俄羅斯新利佩托克鋼鐵公司雖然不是俄羅斯最大的鋼鐵企業,但是卻是俄羅斯鋼鐵產業中的新星,現在它還在與Lnm集團公司爭奪烏克蘭的克利斯沃羅格國家鋼鐵廠,在世界鋼鐵產業中的地位不低。當然了,如果說不是必需的話,他也不想公開,那樣的話,方家就會公開地站到了Lnm集團公司的對立麵上了,這樣的話,豈不是太便宜阿塞洛克基集團公司了。

    “董事長,京城鋼鐵集團公司剛剛拒絕了我們的請求。”董事金德文一臉愧色地對褚明久道,“我真不明白,京城鋼鐵集團公司怎麼就仿佛王八吃秤砣了似的,怎麼都不答應。而且,京城市政府方麵,對於這件事,怎麼也好像是不聞不問,任由京城鋼鐵集團公司胡鬧!”支持遼省鋼鐵集團公司提案的這些鋼鐵企業中,京城鋼鐵集團公司無疑是份量最重的一個。一個是因為它曾經是華夏的第一大鋼鐵企業,另一個則是因為它在某種程度上也代表了京城市政府,甚至於某些高層領導的意見。而且支持遼省鋼鐵集團公司提案的六家國資鋼鐵企業中,秦西省鋼鐵集團公司那就不用說了,和方家是穿一條褲子的,董事長就是方明遠的父親,怎麼可能會倒戈。南鋼集團公司,也不用指望了,原本南鋼集團公司和遼省鋼鐵集團公司的關係就不錯,如今秦川三星汽車集團公司剛剛收購了江寧汽車集團公司,又要投資建設轎車生產線,南鋼集團為了自己的未來,也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和遼省鋼鐵集團公司翻臉,而且就算是南鋼集團想翻臉,江寧市政府和東海省政府也不見得會支持。滬市和東海省可是既有合作關係又有競爭關係,東海省政府和江寧市政府,正需要拿秦川三星汽車集團公司做為一麵旗幟來吸引外資,哪會為了這種事情得罪方家——支持海堡鋼鐵集團公司,對東海省和江寧市有個毛好處!所以京城鋼鐵集團公司是海堡鋼鐵集團公司公關的重點。

    “金董事,你辛苦了。”褚明久沉吟了一下輕笑道,“沒關係,京城鋼鐵集團公司的影響力雖然大,但是我們也並不是非得從它這打開局麵,不是還有其他的企業嗎。”同時在心,褚明久卻是暗歎了一聲,在利益的麵前,就是同為國資企業,也並不是鐵板一塊!

    通過一些渠道,他已經得知了遼省鋼鐵集團公司向京城鋼鐵集團公司開出的收賣價碼,說實話,不要說京城鋼鐵集團公司了,就是他也有些動心,等於五年憑空多得了好幾億元的利潤,而且還有其他方麵的便利!有了這些好處,京城鋼鐵集團公司和海堡鋼鐵集團公司之間的關係又不是親密盟友,不過是原本就不怎麼樣的關係變得更不怎麼樣而已,得罪了海堡鋼鐵集團公司也值得!

    “董事長,是不是和市麵說說,由市麵出麵施壓,也許會有更好的效果。”金德文道。

    褚明久歎了一口氣,他又何嚐沒有想到這一點,但是說實話,對於市麵出麵向其他鋼鐵企業施壓,或者說向遼省鋼鐵集團公司施壓,他是一點希望都沒有抱。遼省鋼鐵集團公司不可怕,可怕的是它背後的方家。海堡鋼鐵集團公司確實是滬市鋼鐵產業的一麵旗幟,但是郭氏航運集團公司同樣也是滬市港口產業的一麵旗幟,家樂福集團是滬市連鎖零售產業的旗幟,方家旗下的龍興建設集團還擁有大量的外灘和埔東的土地和房地產……

    滬市汽車集團公司的地位可以說不在海堡鋼鐵集團公司之下吧?可是它與秦川三星汽車集團公司爭奪江寧汽車集團公司,占到了什麼便宜了?

Snap Time:2018-06-24 18:47:50  ExecTime:0.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