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作者:月下的孤狼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第六百零三章必須要談談了(16-05-18)      第六百零二章友好的氣氛下(16-05-17)      第六百零一章重要人物(16-05-16)     

第三十八章說客


    當然了,崔宜秀的到來,也令她進一步地對方明遠的社會地位有了一個最直接的再認識。三星集團李氏家族的少夫人,要親自上門拜訪,而且方明遠還不用送她出門,隻需要在別墅的門前意思一下,看崔宜秀的模樣,似乎就已經很知足了。這人與人,差距就是那麼大。

    “昭熙和東珠呢?兩人還沒有起來嗎?”李馨彤問道,昨天晚上,四人酒喝得都不少,反正方明遠這地方也足夠大,有著充足的房間,就把四人全都給帶了回來。

    “我過來的時候,她們正在洗漱呢。”樸慧尚道,雖然說和李馨彤是好朋友,但是住在李馨彤的家,還是要守些規矩的,要是引起了李澗熙的不滿,那可是什麼東西……咦?樸慧尚突然反應了過來,這是李馨彤的家,怎麼剛才崔宜秀卻表現地更像是客人,方明遠更像是主人啊?就算是李英昊和崔宜秀已經搬出去單過了,也不應當是這樣啊。

    李馨彤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有些頭痛,四個人昨天晚上酒喝得還是有點多,雖然沒有超量,也沒有耍什麼過份的酒瘋,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李馨彤還是不禁有些麵紅耳赤、心頭鹿撞,借酒放縱自己的結果,就是自己的行為言語都比平素出格了很多——和男性一起跳貼身性】感舞蹈。對於她來說,可還是頭一次。

    “你讓她們兩個點,我們商榷一下今天的行程安排。”李馨彤伸手在空中接了一片雪花道。就這麼一會,天空中的雪花已經飄得明顯密集了不少。

    “今天方少和你不是要出去視……哦,我明白了。”樸慧尚這才反應了過來,這種天氣,跑到漢城的郊區或者說更遠的地方去,那不是自己找不舒服嗎?

    “哎?我們三人也跟著嗎?”樸慧尚轉念一想又不禁開心了起來,繼續和方明遠拉近關係的機會。這可是很難得的。不過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景,令樸慧尚的臉頰也有些緋紅。昨天晚上她喝得也不少,尤其是後來,興奮的她們四人不但跳舞,還和方明遠玩遊戲。這尺度就有些難以掌握,難免泄露了不少春光。要不是,方明遠沒有什麼壞心,四人可是就虧大發了。

    “可以允許你們午飯後再走,不過警告你們,不準再像昨天晚上那樣胡鬧!”李馨彤用手指點指著樸慧尚的胸口道。現在回想起來,李馨彤覺得實在是太便宜方明遠……似乎應當說太便宜樸慧尚她們了?

    樸慧尚麵帶尷尬地笑了笑,雖然說是她們泄露了不少春光,但是正如李馨彤所想的。她們也並不覺得吃虧,要是僅僅泄露一些春光,就能夠和“方”親密互動。這世界上哭著叫著撲上來的女人可是大有人在。

    在得知今天還能夠與李馨彤、方明遠一齊活動半天,金昭熙和李東珠也是興奮不已,她們原本還以為方明遠和李馨彤一早就會外出辦正事去呢。

    不過,對於上午要陪方明遠去哪遊玩賞雪,四人的意見卻是完全不同。李東珠提出去景福宮,當即就被金昭熙毫不遲疑地否決了。

    “昭熙。說的沒錯,看習慣了華夏京城故宮的方少。肯定看不上景福宮。”去過華夏京城遊玩的樸慧尚道,“要我說,我們可以去奉恩寺。”奉恩寺是韓國漢城江南區有名的佛教聖地,創建於公元七百九十四年,至今已經有一千二百餘年。

    “你是想去看寺啊,還是想逛狎鷗亭洞了?”李馨彤沒好氣地道。她可不想在這個時候跑到狎鷗亭洞去,而方明遠就更不會同意陪著四女逛街的。那就不是休息,而是勞累了。

    “奉恩寺離這比較近,而且寺廟人也會相對少,雪景會保留地比較好不是?”樸慧尚委屈地道,她還真沒想到狎鷗亭洞去購物。

    “那去冠嶽山吧,那的風景不錯,還可以陪他轉轉首爾國立大學。”李馨彤最終決定了。方明遠對購物場所向來是不大感冒,但是對於大學這種地方,還是很有興趣。而首爾國立大學,做為韓國頂級的大學,在國際上也算是頗有名氣,相信方明遠一定會感興趣的。而且,江南區到冠嶽區隻需要穿過瑞草區,距離還算是比較近的。而且冠嶽山的風景,也是相當地不錯。

    金昭熙三人麵麵相覷,這下雪天去看山景,她們還真沒有那個心理準備。

    就在這個時候,方明遠突然走了過來道:“馨彤,現代重工集團的鄭社長,一會就要過來。上午我們恐怕出不去了。”

    “啊?”李馨彤四人不約而同地叫了起來,這又是什麼情況?

    “是鄭蒙生鄭社長?他來做什麼?”金昭熙第一個叫了起來,雖然說下雪天去看山景,有些令她畏難,但是能夠再和方明遠混上半天,對於提高自己與他的熟悉度,可是有著重要的作用。鄭蒙生要是把上午都占了,那怎麼行!

    “我怎麼知道。”方明遠聳聳肩道,說著轉身回了房間,鄭蒙生雖然隻是現代重工集團的社長,但是既然是正式的見麵,方明遠也不能夠太隨意了。

    “真是……討厭!”樸慧尚也忍不住道,“下雪天,星期日都不讓人休息啊。”

    “那我們怎麼辦?”李東珠看了看眾女,以一種可憐兮兮的口氣道,“留下來會不會打擾馨彤你們的工作?”

    李馨彤沉吟了片刻,眼珠轉了轉,狡黠地笑道:“不用,你們先留下來,看看情況再說。”

    隻過了十幾分鍾。鄭蒙生的坐駕就停在了別墅的樓門外,鄭蒙生走下車來,主動地伸手與方明遠握手後笑道:“臨時決定前來。希望沒有打擾方少你吧?咦?”此時他才注意到在方明遠和李馨彤的身後還站著三個年青女性,而且他還認得。樸慧尚三人齊聲向鄭蒙生問好,鄭蒙生自然也要一一地和她們見過。

    “你們這是……”鄭蒙生有些搞不懂地道。

    “鄭伯伯,今天馨彤原本是要陪方少前往冠嶽山和首爾國立大學觀景的,我們是她拉來的陪同人員。”樸慧尚笑道。

    “唔……”鄭蒙生恍然大悟道,“方少,看來我確實是個不速之客。打擾你的雅興了。”他扭頭看了看已經越來越大的風雪,不由得搖頭感歎。年輕就是好,有活力和精力。

    鄭蒙生和方明遠、李馨彤進了客廳,樸慧尚三人則回到了客臥,隨意地聊著天。

    “如果說鄭社長要是知情識趣的人。我打賭,半個小時內他肯定就會離開。”金昭熙輕笑道。

    “而且他肯定會把今天在這見到我們的事情傳揚出去,這樣的話,用不了多久,大家就會都知道我們認識了方少。”李東珠捧著臉頰笑眯眯地道。

    “他不傳揚也沒有關係,我們也可以借著他的名頭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樸慧尚笑得如同一隻偷到雞的小狐狸一般。隻要這個消息傳出去,至少她們三人在同輩人中的地位就會大漲,而且在家族和長輩那也會受到另眼看待,而且這一點。才是她們最看重的。這意味著,在很多事情上,家族和長輩要更重視她們自己的意見。

    “慧尚。你回去可是要好好地勸勸你哥哥,這潭混水他可是蹚不得。”金昭熙正色道,“參和進來,也肯定就是炮灰的命。搞不好還會激怒方少。”

    “昭熙說得不錯,慧尚,你可一定要勸勸你哥哥。”李東珠算是看明白了。隻要看看今天早上來的這兩位,就看出方明遠在韓國上層社會中的地位。年輕的這一代中誰人能比?

    樸慧尚也不禁輕歎了一口氣,雖然說她很想讓李馨彤成為自己的嫂子,最好方明遠再成自己的老公,但是她也明白,哥哥要是執迷不悟的話,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其實我覺得,我們不僅要勸勸你哥哥,最好其他人也一並幫馨彤攔了。”金昭熙突然開口道。

    “啊?”李東珠有些不解地看向了她,勸說樸慧尚的哥哥,這她可以理解,但是這又關其他人什麼事?

    “東珠,慧尚,你們說馨彤她要將方明遠介紹給我們,為什麼要選擇在夜店?而且兩人還表現……表現地那樣近密?”金昭熙繼續道。李東珠和樸慧尚不禁麵麵相覷,金昭熙所說的這兩點確實是她們所沒有想到的,李馨彤如果說隻是打算將三人介紹給方明遠,又何必要采取這種方式,大家一齊出去吃個飯,參加個宴會,豈不是更方便。

    “你的意思是,馨彤就是想借我們的口把所有想要追求她的人都回絕掉?”樸慧尚詫異地叫道。

    而在別墅的客廳,鄭蒙生已經說完了他的來意,雖然說得很婉轉,但是中心思想方明遠和李馨彤都已經聽明白了,他是代表著現代汽車集團公司和現代重工集團的兩位鄭會長前來的,勸說方明遠不要插手現代鋼鐵公司的事情。

    韓國就這麼大點的國土,漢城更是隻有區區的六百多點平方公,對於有心人來說,想要找出軒真恩這些天與哪些人接觸,並不是一件多麼難如登天的事情。軒真恩拜訪了方明遠,並在這停留了一段時間的消息,自然是瞞不了鄭氏家族中人。這也就是方明遠,要是換做一般人,這兩位鄭會長就不是找來與方明遠有多麵之識,還算是熟人的鄭蒙生了。當然了,這兩位也明白,他們要是敢使用任何一星半點的威脅和暴力的話,方明遠絕對會以更加猛烈的回擊來應對的。隻要看看現在的印度尼西亞政府和印度政府焦頭爛額、眾夫所指的模樣,這兩位就沒有半點異樣的心思了。

    “方少,現代集團是鄭老會長留下的遺產,鄭先生隻是希望鄭家的財產應當由鄭家的直係子孫經營。”鄭蒙生道。

    “鄭社長,你的意思是說,嫁入鄭家近三十年的軒女士,已經被鄭家不視為家族成員了嗎?而她與過世的前鄭會長的子女,老鄭會長的孫子孫女,同時也被開除出鄭氏家族了嗎?”方明遠無奈地搖了搖頭道,對於這種言論,他是並不認可的。但是這種事情,無論是在華夏還是在海外,從古至今,已經發生了無數次,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鄭蒙生無語地攤開了雙手,他並不是鄭氏家族的嫡係成員,能夠坐到目前的這個位子上,一方麵是因為他確實是有能力,另一方麵也是因為身為鄭家旁係的他準確地站隊。既然現代汽車集團公司和現代重工集團公司的兩位會長都已經達成了一致意見,他也就隻有執行了。

    “方少,如果說軒會長答應了您什麼好處的話,隻要您同意不插手的話,我們會長都會給予您補償的。”鄭蒙生道。兩位鄭會長都很擔心方明遠會被軒真恩說服參與進來,而那樣的話,事情無疑就麻煩了。有了方家財力支持的軒真恩,再想像現在這樣打壓,就不可能了。

    方明遠伸手打斷了鄭蒙生接下來的話語,他即便是拒絕了軒真恩的請求,也不想被人說是因為貪圖更多的好處,那可是有損他的好名聲的。

    鄭蒙生無奈地住了口,碰上方明遠,他也是滿心的委屈。可以說每隔一段時間見到方明遠,他都會有不同的感受,當然了最大的感受就是方明遠的身家和社會地位上升速度實在是太驚人了。

    當初因為單殼油輪泄漏原油事故,郭氏航運集團公司向現代重工集團采購超級油輪,兩人算是正式認識,到現在這才幾年的時間,方家旗下的產業,以及方明遠個人的國際地位,與當初相比起來,已經有了驚人的提升。當然了,最令鄭蒙生感到驚訝的還是方明遠很可能是三星集團大股東這件事,那可是韓國的第一大企業集團啊!

    

Snap Time:2018-06-24 18:45:38  ExecTime:0.447